十蠹

HI 这里是十蠹(以前叫囹圄)
一只脑洞奇诡但笔力不足文风不明的废柴文手
初中生一个(dei dei我不是小学生了)
所以这个主页也可以叫“作死初中生的练笔小课堂”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感谢你们能予我以支持
所以我爱你们
所以我会对每一篇文章负责。
不定时抽风式更新,疯狂翻稿。
就这样吧。

【明涛】不知道叫什么的小日常

   今天,涛宝宝很委屈,因为今天!wuli涛宝宝被!打!了!
   宝宝不开心,宝宝要秦小明亲亲抱抱举高高。
   额,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今天早上——————
   林涛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您先别急……”“你就说我男人是不是被那个老东西打死的?啊?是不是?老娘问你话呢……”女人骂渴了,喝了一口水,转战涛宝宝的清誉“……你们就是看那个老东西他二堂孙有钱有势,给他行方便、走人情,看起来人模人样,背地里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呢……”最后实在气不过,抄起一杯热茶就泼在林涛的身上,还顺便补了两巴掌。
   办公室外,大宝小黑缩作一团,“宝哥,这什么情况啊”小黑看着自己的林队各种受委屈,不禁问到
   “还能是什么,老公和别人发生了点纠纷,自己心脏病发去世了,现在为了赔偿金,来闹了好几次了。老秦和我今天又都要解剖,这不,林涛背了半个小时的报告,赶鸭子上架了。不说了,宝哥我还是叫老秦来吧。”

   “见死者家属?”
   “对啊,都来了好几次了,非得要个解释,都把林涛给泼了一身热水了……”
   “不去,我说过见死者家属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你去就……等等,林涛受伤了?!”
   “对呀对呀被泼了一身开水可惨……老秦你干嘛去?”
     秦明没回答她,只是随手把解剖服脱了扔给她作为回答。

法医办公室
    “……你们这种官官相护的魂淡,老娘neng死你信不信?”被两个大小伙子押着的女人仍不罢休,骂了半个小时愣是没有重复过,“泼你开水都是轻的,再不承认下次泼硫酸……”
    就在涛宝宝的洪荒之力快要抑制不住的时候,秦明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但是步伐明显没有以前的淡定,人还没到,冰碴子倒是掉了一地,“您就是家属,嗯?”秦明一个大活人硬生生摆出了死人的气势,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来自喉咙的低吼,活像一条嗜血的狼,眼里泛着危险的红光。女人被吓了一跳,已是色厉内荏,“是啊,我告诉你,老娘的赔偿金一分不能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我也告诉你”秦明顶着他那比尸体还难看的笑容盯着女人,“林涛的细胞一个都不能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一个一个的字被秦明从喉咙里挤出来,夹杂着来自地狱的蚀骨寒气。如果说前一个“吃不了兜着走”是色厉内荏,那么这一个就是实打实的狠辣,没有半分玩笑的意味。语毕,秦大科长一把揽起他的涛宝宝,轻轻的抚过涛宝宝微微被开水烫伤的脸,扬长而去。
林涛第一次觉得,有个男朋友,真好。
大宝:今天也在很认真的吃狗粮呢(ㆆ﹃ㆆ)
【大宝:老秦你又……到底谁是《法医秦明》的女主角?!
秦明:林涛啊
大宝:那我是什么?!
秦明嫌弃的看了一眼大宝:你……男二吧】
——————————————————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
私设如明涛,可逆不可拆。
——————————————————
后续
   “疼吗?”秦明摸着林涛红肿的脸,心疼。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好法医,居然想把那个女人活体解剖了。
    林涛晶亮亮的大眼睛里还氤氲着水汽,委屈巴巴的说:“疼……”
    大宝我手术刀在哪我现在就要活体解剖!
    怀里的林小涛突然打了个哆嗦,秦明被吓到了,手触到了林涛的额头,啧,发烧了。“老秦,我冷……”带着虚弱的小奶音又一次触碰到了秦明的心弦。昨天晚上……太过了吗?
    大宝拿我解剖刀来我要悬梁放血谢罪!
    “你发烧了,得吃阿司匹……”
     “不听不听,秦明念经,不吃不吃,秦明最坏!”
     “……我最坏是吧,行,反正阿司匹林是肠溶片,上面不吃的话……”
     “我吃!我吃!”
    看着小傻涛一脸痛苦的把药吃下去了,秦明心底升起了一丝柔软,“这事儿怎么可能呢,而我怎么忍心这么对你呢?”秦明在心里对他说。
【注:阿司匹林要在小肠内吸收!不是肛门对应的直肠!要从嘴进!切勿模仿!】
——————————————————
我竟然能做到日更了!
日!更!欸!
快夸夸我!
不过开学之后就只能周更了,请见谅( ˃᷄˶˶̫˶˂᷅ )
敏感词是什么啊,这么正常的文章为什么不能发布啊?!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