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蠹

HI 这里是十蠹(以前叫囹圄)
一只脑洞奇诡但笔力不足文风不明的废柴文手
初中生一个(dei dei我不是小学生了)
所以这个主页也可以叫“作死初中生的练笔小课堂”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感谢你们能予我以支持
所以我爱你们
所以我会对每一篇文章负责。
不定时抽风式更新,疯狂翻稿。
就这样吧。

【明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刀子)

今天被 @L-shara 点名了,那我就试试吧
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一口碎玻璃碴子#
——————————————————
      龙番市警局局长秦明,40岁,爱笑,阳光,私下里穿着也很时尚,处于事业上升期,风华正茂。
      但就是这样一个钻石王老五,却终身未娶。这一点,无论是法医科科长李大宝,还是刑警队队长黑队长,都绝口不提,问了也不说。
       只有保洁刘大妈透露说,秦局是从十年前有了变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有一次,秦局不知为何喝醉了,夹杂着酒气,把这个故事缓缓吐露。

       十年前。
       那时候我还只是秦科长,警局局长这把交椅刚刚交给林涛,李大宝还只是我的一个小助手。
        那个时候,我、林涛、李大宝被称作铁三角,或许是因为三角是最稳定的图形吧,龙番的犯罪率直线下滑,记得那一年,我们市的年犯罪率只有13.14%,林涛看着犯罪率和年终奖,笑的合不拢腿。
        或许可以用八个字形容。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欸老秦,这件衣服还不错欸,你穿一定很帅!”
       我看了一眼,啧,感觉没自己做的好。算了,林涛喜欢就好。“买了。”
        李大宝在旁边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们,看眼神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你们……!”
“下次发狗粮叫你。”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的。池子被捕了,父亲正名了,身边的林涛就是我最爱的人,旁边的李大宝就是我最好的兄弟。
       我幸福的陶醉在这美好的生活之中。
       可是,幸福总是短暂的。
       那是一个九月,一个丰收之后的九月。那段时间,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见一棵桃子树,那种摘了桃子,只有叶子的树。树下有一个躺着的人影,被一个人用枪打死了。我不喜欢这样的梦,因为通常这样的梦都伴随着命案来到。但是我也没多想,只是把怀里的林涛抱的更紧了。
       后来,林涛要去追查一个贩毒团伙,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多加小心。
       再后来,我们冒着大雨,拼命寻找,终于,在一棵桃子树下,发现了林涛。
       的尸体。
      我记得,那一天,我哭了,就像七岁那年爸爸过世的时候一样。
      我记不太清了,只能引用李大宝的日记了。
       “……老秦哭了很久,很久,‘你不是让我拿拳套打你吗?我来了,你倒是起来让我打啊!’看他哭到最后,只剩啜泣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
       我记得后来,林涛被送进了解剖室,谭局说如果我受不了的话,可以回避。我说,不了,把林涛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你们见过林涛吗?他的脸颊有一点婴儿肥,像极了我养过的一只仓鼠。可是,那个时候,那里有一个血洞,是贯穿伤,自颧骨贯穿颅脑,子弹在后脑出。一发毙命,当场死亡。双臂有皮下出血,是约束伤。心血中检查出了大量乙托咪酯,说明死者生前受到了重度麻醉。死因是颅脑损伤导致的脑死亡,死亡时间是10月23日晚二十三点三十四分。这就是林涛的尸检报告……简单吧?

       李大宝在旁边,看着秦明讲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故事,眼底有一丝心疼。她深知那个时候秦明的心态绝对不会这么好,她还记得秦明在尸检时颤抖的手,这是陪他干法医的日子里,看到的唯一一次。她忘不了秦明哭着读完那份尸检报告——在她的记忆里,秦明从未如此失态,那是她在之后的几十年岁月里,都再没见过,却无法忘记的。在这之后,秦明因为抑郁症,不得不让大宝照顾。每一个雨夜,秦明喊着林涛惊醒,却发现只是一个梦的时候,那个可怜巴巴的小小秦明让李大宝心疼极了。
       林涛下葬的那个早上,下起了暴雨,警局上上下下男女几百号警察,穿着警服,脱帽肃立,在林涛的墓碑前,敬礼,持续了半个小时。最前面的,是秦明,站的比谁都端正。每个人的眼眶都是红的,不知是因为大雨冲刷,还是哭的。
        第二天,警局里出现了一个人,放下了刘海,穿着林涛的衣服。大家都以为自己眼花了,大宝惊讶的叫了一声“涛涛?”那人回眸,却是秦明。秦明不熟练的一笑,像极了林涛。
          
       秦明的刘海一直是放下来的,穿着一直是休闲款。但每年都会有一天,他的刘海被一丝不苟的梳上去,穿着整齐的三件套,而且永远是同一件。那一天,从不迟到早退的秦局,会拉着法医科李科长早退。今年,也不例外。

      林涛墓前,秦明蹲下来,伸手摸着碑,眼底尽是哀伤。“林涛,我又来看你了,我穿这件衣服,帅吧?”大宝在一旁看着秦明,他身上的那套衣服,正是十年前,林涛送给秦明的那件。
      “我打破了你的记录喽,今年的犯罪率只有5.20%哦。”
      “林涛,我给你破案了,那个贩毒团伙,我们一锅端了!”说着说着,秦明有一些激动。大宝知道,秦明这十年不眠不休,只为了给林涛昭雪。
       “林涛,我现在好迷茫,十年了,我用了十年活成了你,用了十年给你平冤昭雪,可是在这之后,我该怎么办呢?”
        秦明说了很多,最后昏昏沉沉的,被大宝送回了家。
        他太累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回去的时候,他看着周遭的街道,万家灯火,喧闹而美好。
        林涛,你不在的时候,这个龙番,我替你管的好好的,你就放心吧。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评论(2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