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蠹

HI 这里是十蠹(以前叫囹圄)
一只脑洞奇诡但笔力不足文风不明的废柴文手
初中生一个(dei dei我不是小学生了)
所以这个主页也可以叫“作死初中生的练笔小课堂”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感谢你们能予我以支持
所以我爱你们
所以我会对每一篇文章负责。
不定时抽风式更新,疯狂翻稿。
就这样吧。

【明涛】此致,敬礼!(深夜更文)

      生活,不是总有奇幻和冒险,也不是每天都惊心动魄拯救地球的美剧。生活,有的时候,只能说是平淡的,枯燥的。
       就像秦明不是每天都要尸检和查案,林涛不是每天都要做卧底,抓逃犯。
       生活,哪有这么多惊心动魄。
       就像秦明同志,谁都知道他的解剖技术惊为天人,但没有案子的时候他也只能接接信访,值值法医门诊的班。
       就像林涛同志,谁都知道他的痕迹检验和犯罪心理学打破了刑警学院十二年的纪录,但没有案子的时候他也只能尽一名警察的职责,抓小偷找钱包,或者干脆给李大妈找狗。
       我们的性格,就在这单一枯燥海浪的冲刷下,逐渐圆滑内敛起来。
     
        明涛夫夫已经在一起七年了。
        这一对老夫老夫,在一起见证了2557个日出日落。
        没错,今天是他们的纪念日。
        两只飞来飞去脚不沾地随时准备好迁徙的候鸟难得的都没有加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他们小小的巢。
        没有香槟红酒,也没有烛光晚餐。
        一切如常。
        但他们谁都没忘。
        林涛顺着他习惯的方向看向落地窗,嗯,人来人往,一切如常,喧嚣而美好。
        秦明顺着林涛的方向看出去,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宁静而和平。
        不经意间,两束相似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秦明和林涛看着彼此的眼睛,会心一笑。
         他们都在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了相同的东西。
         ——一种名为责任感的东西
         诚然,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他们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爱的轰轰烈烈,大起大落。
         他们拥有的,只是细水长流的生活。
         秦明说,每当想起心爱的人正和自己一样,为维持这个美好城市的秩序时,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涛说,每当想起心爱的人正和自己一样,为了这个城市而奋斗,为了人民的安全而拼搏,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所处的生活,细水长流,缓慢而悠长,我们乐在其中。
         我们背负的责任,重如泰山,沉重而高尚,我们引以为荣。
          我们或许会被歧视,被厌恶,伸出去的手留在半空中,无人敢握,生怕染上尸臭与硝烟。
           我们或许会被误解,被伤害,出去吃顿饭都有可能被诽谤吃霸王餐。
            害怕过吗?
            谁不害怕。
           吊着胆子解剖,提着脑袋做事。
           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
           如果,我们不做这个行业的话……我们或许会有更好的工作,更优质的生活,我们的学历也绝对可以支撑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打出一片天………
           可是,我们不做,谁做?
           向每一位法律工作者,致敬!
“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惟愿天下太平”
           此致,敬礼!
——————————————————
这篇文章,是看到了秦明老师的《法医秦明》(原著)来的灵感,真的是对法律工作者们肃然起敬。或许屏幕前的你就是一名法律工作者,囹小圄的文章或许矫揉造作,或许缺乏常识,或许幼稚无趣,请见谅,我会努力变得更好。但是,囹小圄对你们的敬意,却是不加粉饰,完完整整的呈现在文字里的。此致,敬礼!
或许这篇文章已经和明涛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只是假借明涛来将其表现出来,抱歉占tag了,不满删。

评论(1)

热度(37)

  1. 我大约是脆的十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