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蠹

HI 这里是十蠹(以前叫囹圄)
一只脑洞奇诡但笔力不足文风不明的废柴文手
初中生一个(dei dei我不是小学生了)
所以这个主页也可以叫“作死初中生的练笔小课堂”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感谢你们能予我以支持
所以我爱你们
所以我会对每一篇文章负责。
不定时抽风式更新,疯狂翻稿。
就这样吧。

【明涛】怕黑

“你见过什么特别怕黑的人(尤其还是反差萌)?”

李大宝看到知乎上这个问题,眼波流转。

秦明,林涛。

秦明怕黑,众所周知。心中黑暗在不断蚕食剩余的温暖,只能仰仗周身微不足道的光芒。虽然仅仅浮于表面,但也聊胜于无。她在办公室门外听见过秦明摔东西的声音,看见过他发了疯似的打开所有的灯,也逐渐理解他对所有人都看似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表现——那是他的屏障。某一次,正当他心有余悸的跑出办公室,打算再打开走廊里的灯时,李大宝看见了,她这一辈子里,最最落魄、也最最让她心疼的,小小的秦明。冷汗濡湿了他那一丝不苟的头发,像一只猩猩一样喘着粗气。无助,可怜。这是当时秦明带给李大宝最直观的印象。

可是黑暗总会过去,光,如约而至。

那缕名为林涛的光,照亮了秦明。

而林涛怕黑的原因很简单:胆小。李大宝猜,如果他在下雨的晚上去她家,估计林涛打死自己也不会去。就像自己刚刚来刑侦一队的时候,林涛在下水道里吓得死去活来的鬼样子是一个样。怕鬼,怕黑,怕老鼠,这成了上得了秦明床下得了修罗场的林大队长最大的毛病。

可是是毛病就能治。

那味唤作秦明的药,治好了这个毛病。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的世界里的唯一了。’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小王子》”


 

在李大宝看来,秦明和林涛就像狐狸和小王子一样,彼此温暖,相互依靠,彼此成就彼此,相互温暖对方。自从秦明有了林涛,秦明爱笑了,能放开自己了,更加的不知廉耻热情开放了【比如说当着李大宝的面一边抱着林涛一边跟她唠嗑】;自从林涛有了秦明……emmmm……好像没啥变化,照样怕鬼怕老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明在piapiapia之前喜欢给林涛看恐怖片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两个都因为彼此而更加圆满了。

 

“……老秦,我又要出差了”大宝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林涛在秦明怀里念叨着。

呸,狗男男,看宝爷怎么收拾你们。

“诶,老秦,涛涛不在家,你会不会寂♂寞啊?要不宝爷帮你叫♂几个咱们局里的小♂姑♂娘给你……内♂啥?”

“不用了,‘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还有,李大宝,你这个月的奖金别想要了。”秦明圈着林涛,毫无波澜的说出一句引经据典的哲理顺带扣了某人的工资,仿佛刚才的对话是在抱着自家金毛跟楼下宝谷一宝大娘说“今天的白菜八毛一斤”一样。

李大宝从来没觉得狗粮是小王子味的。

呸,狗男男。

低头在手机上打字,把明涛夫夫的故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当然没忘了把秦明刻画成一个臭不要脸刁蛮任性的渣攻,在文章的最后,她想了想,加了一段话: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啰,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 《小王子》


我们彼此珍惜,我们相互坦诚,我们沉醉其中,我们乐此不疲。大千世界,或许会有诸多诱惑,但我始终只珍视你,因为我已经投入太多,就像小王子的玫瑰花。

我怕黑,是你照亮了我。

—————————————————————————————

诈个尸证明我还活着……

顺便 at一波

我也在试着写的温情一点了 @L-shara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