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蠹

HI 这里是十蠹(以前叫囹圄)
一只脑洞奇诡但笔力不足文风不明的废柴文手
初中生一个(dei dei我不是小学生了)
所以这个主页也可以叫“作死初中生的练笔小课堂”
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
感谢你们能予我以支持
所以我爱你们
所以我会对每一篇文章负责。
不定时抽风式更新,疯狂翻稿。
就这样吧。

【巍澜】为谁而为

*CP:巍澜(沈巍×赵云澜)

*大写的ooc

*可能有的注水三蹦子预警(还被屏蔽了一次,哭唧唧)

*与BGM:《为谁而为》BY copy 食用更佳

*3200字的小短文

*私设如巍澜,可逆不可拆

*ooc属于我,快乐&幸福属于全员

*不上升真人

*大概是甜的

*禁二改,禁二传,禁止无授权搬运,授权评论&私聊

(可能根本就没人想二改二传搬运吧)(小声逼逼)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不可能

以下,食用鱼块。

——————————————————————————————————

我大概喜欢上他了。

祝红看着赵云澜想。

他是那么吊儿郎当。

祝红略带嫌弃的想。

可他又是这般坚强。

祝红满心爱慕的想。

思路被祝红捡了回来,她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放任思维漫无目的地沉沦。

 

 

说说赵云澜吧。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像是被某个孩子抛弃了的风筝,断了线,在空中飘飘悠悠,逐渐安顿下来,即使被命运排除在人群之外,仍然挤出最玩世不恭的笑容,吊儿郎当地去面对残酷的生活。虽然有过短暂的洒脱,却也卷起了更深层的悲伤。

他骗过了所有人,却唯独没有把他断掉的线剪断,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所以,他选择了遗忘,纵身跃进轮回的洪流。

什么昆仑神君,再您妈的见,

可就是这样的赵云澜,把自己封印在回忆角落的赵云澜,独自舔舐伤口的赵云澜,却让祝红爱的痴狂。

这般坚强,这般刚毅。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向赵处长。

我们的赵处长,正在为一件大事发愁——

沈巍好像对他失望了。

他忘不了,忘不了沈巍看着他又因为圣器而被腐蚀时,眼中那抹失望与失落,像是在诘问着赵云澜:你不应该保护好自己吗?不应该为了我保护自己吗?

他明明答应过沈巍的,不再因为任何人而伤害自己。可是,他失约了。沈巍的愤怒理所当然,可他真的想问问他,我们能为了自己而放弃拯救世人、保护世人的机会吗?

要是平常,赵处长早就把这个不知死活来干涉他生活的脑残排除在自己的范围之外了,对此他抱有极其冷漠的态度——那是他沉淀了近三十载的、最坚定的态度,是他在极度悲伤后留下来的,最最残酷的面孔。

可是,早已在别人身上排练了百遍的冷漠,对着沈教授竟施展不开。他仿佛是个犯了错的孩子,等待着沈教授的批评。

 

 

赵云澜大概恋爱了。

祝红愤懑不平地想。

对象好像是沈教授。

祝红自奏悲歌地想。

不过赵处好像是受。

祝红嘴角不觉上翘。

妈的死给,把老娘都带跑偏了。

本特别虐狗处铁骨铮铮的汉子祝红小姐想把酒瓶捏碎。

不过话说回来,龙城最靓纯一、风流倜傥的赵大处长好像真的变了。

 

祝红认识赵云澜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赵云澜面对一个人时如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个男人在这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十余载,早就修炼成了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铁齿铜牙舌灿莲花的赵公子可不是盖的。他是那个永远洒脱于红尘之上、流连于七情之中的赵云澜啊,是那个一直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却仍然风度翩翩、流连有度的赵云澜啊,是那个看似阳光热情,实则冷漠孤独的赵云澜啊。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为了他自己,自私极了。

祝红咬牙切齿的想。

可偏偏,这个男人又是那样至情至圣、至纯至真,一如绵延的山脉,包容他想包容之人,保护他想保护之人。

祝红又无奈的想

自己,真是被他吃定了。 

谁曾想到,这个叼着棒棒糖耍酷、满脸玩世不恭、天天笑的和朵菊花般灿烂的江湖浪子是个见证父亲亲手葬送母亲的单亲孩子?谁能想到这份阳光热情最初生长在污秽横流的赤草之地?

即便现在摆脱了那份悲恸的梦魇,可热情的外壳也失去了生长的根基。

无根浮萍,不过虚妄。赵云澜也一样。热情不过是伪装,内心的悲凉孤寂,谁人能懂? 

为谁这么做呢?

为了自己,为了让赵心慈知道,老子自己活下去也能活得精彩! 

繁华尽头是悲凉。

可正是这样的赵云澜,却着实让祝红着迷,让她迫切地想要拥住他,抱抱他,保护他,温暖他。

可是,祝红悲凉而无奈地发现,赵云澜,从来不是她的。

 

自从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之后,祝红只感觉赵云澜不是赵云澜了。

他开始为了沈巍的担忧而担忧,他竟然为了沈巍放下了他那一贯为自己而活的秉性,他开始为了给沈巍买一副碗筷而在宜家里耗上一天,他开始为了沈巍而收拾那个乱了几十年的狗窝,他开始为了沈巍,郑重其事的面对生活。

祝红记得自己说过,赵云澜这个人,外表热情,内心冷漠,从来不会为了谁而改变什么。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现在,而是为了弥补过去、证明过去。 

为谁而为?我只是为了自己而为。 

可是,现在的赵云澜,竟然开始变了,变得像个小媳妇一样,因为恋爱而束手无策,因为男朋友的变化而不知所措,特别傻,但特别真实。

不知道是因为蛇天生敏感,还是姑娘对心上人的特别关注,祝红觉得赵云澜的变化都源于一个男人——沈巍。

可是,不得不说,这样的赵云澜,让她打心眼里开心。没有了少年老成的深谋远虑,也没有了运筹帷幄的厚重城府,有的只是那一腔因为沈巍而重新躁动起来的,真挚的热血。

真的,这样的赵云澜,像个普普通通的阳光大男孩,而不是那个深谋远虑的赵处。

他放下了十余载来一直背负着的担子,把自己坦诚的托付给沈巍,在他的怀抱中,缓缓地将心中沉重的桎梏卸下,放任温暖填满他那空虚已久的内心。 

这是赵云澜第一次学会,为了别人而为。

祝红突然又想起她说的另一句话。

赵云澜这个人,看起来放荡不羁,但在最爱的人面前反而会收敛,生怕对方觉得自己唐突、不礼貌。 

就这样吧。 

祝红看着空瓶子,突然笑了。

就这样吧。

起身,阔步离去,留给十几个空酒瓶的背影决绝又洒脱,如释重负。

赵云澜,就这样吧,老娘也该去找老娘的真命天子了。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拉到赵处和沈教授的小窝里。

嗯,情况着实够糟的。

没办法,谁叫我们赵处作呢。

“你知不知道圣器所蕴含的黑能量够把你杀个几百万次吗?!”沈教授算是动了肝火,精致的温莎结此刻散乱的搭在主人的胸口上乱晃,晃得赵云澜一阵心烦意乱。

“我……这也不是为了尽快找到真相嘛……这……这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啊!”小澜孩委屈巴巴地瞥着沈美人,“小巍啊……你先把我松……松开好不好啊……”说,还委顿地晃了晃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双手,以示无辜。

“赵处长为了天下苍生可以不要身体,当真是至情至圣,倒是沈某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今天沈某人倒是要见识见识赵处长的威·风。”

“沈巍,”赵处长一看沈巍拉下脸了,自己也只好严肃地回答,“你知道吗,我之所以选择这份工作,除了向赵心慈证明自己之外,还有一个目的——”

“为这个世界挡尽刀锋。”

沈巍抬眼,正对上对方晶亮的眸,那里面装着沈巍在某一世、某一年除夕在长安见到的满天明灯,在那眸中缓缓流动。那一抹流转的芳华,照亮了沈巍,也包容了沈巍。他突然发现,他这一次爱上的,好像不只是昆仑,而是赵云澜,完完整整的,赵云澜。

他看见了那眼睛下的坚定珍重,看见了那血脉里的至纯至真、至情至圣。

他也看见了那眼睛所掩饰的悲恸过往,看见了那沉寂了几十年的、渴望爱的欲望正在为自己徐徐苏醒。、

吸引他的,不只是昆仑,而是这个赵云澜。那种正视悲伤的勇气,那种独自承担悲伤的气魄,那种全心全意、真情实感爱他的坦诚,才是让他欲罢不能的。

 

何为镇魂?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魂,是为镇魂。 

何为斩魂? 

斩邪祟之命,维纯美之魂,是为斩魂。

 

早已按捺不住的赵处长此刻吻上了他肖想已久的唇,沈教授不但不生气,反而奖励性的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脑袋,两个人又滚在了一起。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巫山有梦,共渡世人。

朝为雾霭,暮为斜阳,缠绵悱恻,相伴一生。

为谁而为,我们为了天下苍生而为。

 

“如果真有神明的话,就请大发慈悲,庇护世人永安,护佑云澜一生有喜无悲。”万年鬼王如是想,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他觉得,这是降生之后,第一次想起神明,为了赵云澜。

“如果真有神明的话,就请大发慈悲,保着天下太平,保护沈巍无论如何都能笑得开心。”昆仑山君如是想,也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他觉得,即使还是有点吊儿郎当,但他也难得的虔诚了一回,为了沈巍。

万年鬼王和昆仑山君,两个早已封神的家伙,不约而同的恳求神明。

一万年前断掉的风筝,被小鬼王捡了回来,开开心心地跑向身后的男人:“昆仑哥哥,我找到小昆仑了!”

昆仑看了看小家伙,哭笑不得地揉了揉毛茸茸的小脑袋,“什么玩意儿,没大没小的。”眼底的笑意却总也藏不住。

为谁而为,为了我们的朋友,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枕边的那位爱人。

为了当下的每一天,每个人,每次相遇,每个瞬间。

 

                                                                                                   END

 


评论

热度(21)